您的位置: 新余信息港 > 科技

王建硕ARM教会我的事

发布时间:2019-03-24 16:18:05

百姓CEO王建硕在拉斯维加斯的百乐门大酒店(Bellagio Hotel)参加高盛的私人络会议期间,写了一篇英文博客,记录他跟ARM公司物理IP部门副总裁Tom Lantzsch的聊天收获。

虎嗅编译:

我刚刚跟ARM的Tom Lantzsch聊完。这是个1对1的对话——先注册,然后申请和某个嘉宾单独聊上30分钟。这个对话临近开始时,我感到有点后悔,

王建硕ARM教会我的事

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工作跟芯片设计业务没有任何交集,我也担心聊不出东西,浪费双方的时间,但结果完全相反。

我做了个简单笔记,看看我们能从ARM学些什么。

1 长线

ARM是家有着22年历史的公司。在头20年里,有200亿芯片用的是ARM的架构,在公司的第19个年头使用ARM架构的芯片有60亿,一年后又增加至100亿。从那时开始ARM变得人尽皆知。他们收取授权费用和版税,在开始的很多年里,他们就靠授权费来保持公司运转。到了比较后期才改成版税(每片芯片0.07美元),这是他们大的利润源。这在半导体领域真是都不多见,他们因为关注长期,推迟了成功到来的时间。

2 保持小规模

ARM目前是一家市值170亿美元的公司。但只有2000名全职员工,他们有意将公司控制在小规模。

3 低成本运营

ARM很讲究成本控制。他们营造了一种重视成本的文化。作为高管团队的成员,Tom仍旧乘坐经济舱出行。尽管CEO坐商务舱不会影响公司财务,却会影响公司文化。我们聊到谷歌,团队扩张和的旅行开支。我们都认同,开了这个头就回不去了。ARM向每片芯片收0.07美元版税(也包括更昂贵的芯片),这是他们的核心业务。

4 不同的运作思路

ARM不是一家设计公司。让他们感到幸运的是,公司的原则在20年里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要感谢电池技术的缓慢发展,ARM围绕低功耗芯片的核心竞争力始终很强。我假设了这样一种场景:电池寿命增长至10倍,那无论ARM芯片做什么能耗优化,就都不成为优势了。Tom表示同意。

ARM也很重视合作关系。因为他们并不设计芯片,而是制定标准,创建芯片架构,所以他们有几千家合作伙伴,ARM把这些合作伙伴视为巨大络效应的一部分:ARM的设备合作者越多,芯片设计合作者也就越多。他们用一种大处着眼重视长期的思路在发展。

5 给我的启发

我很受触动。伟大的公司都有类似之处,这和大多数公司不同。路加福音13:24写:“努力进入窄门。”跟大部分公司做同样的事情,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通过和伟大的对话,我理解了怎样保持内心的平和,坚持去做我们所坚信的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