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钟南山谈H7N9:我认为名称问题不关键

2018-09-14 16:47:11

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主任孙宪忠;全国人大代表、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机电安装工程公司高级工人技师王亮;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亨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崔根良五位全国人大代表就“人大代表依法履职”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日本共同社记者:谢谢主持人。请问钟南山代表,关于禽流感的问题,有个城市关闭了活鸡市场,但不是全面的,你的看法怎么样?对中央政府的做法怎么看?还有一个问题,群众最关注的是基因的变化,有可能会变成新型流感感染,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您觉得现在政府可以应对这类问题吗?

钟南山:谢谢这位日本朋友提出了大家都关心的提问。我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禽流感的情况。我们先不讨论名称的问题,因为我认为名称问题并不是一个关键的问题,而是在于现在的情况。现在H7N9在全国多地有发生,不太准确的是全国340多人出现,病死率接近30%。在我来的广东发展比较多,是82个,现在是84个,有23人死亡,病死率28%,说明现在还在不断地发生,它的特点就是所谓的散发。什么叫“散”?散的意思是他们之间没有互相的联系,一个一个发生的,这个情况就意味这没有人传人,如果有人传人就不是散了,就是有互相联系了。“发”是什么意思?还是发生,发生是说还是有传染源,但是这个传染源从哪儿来?现在看起来,我们没有一个非常准确的传播途径,但是现在从流行病学的看法,80%以上都是在禽的市场,我强调的是市场而不是禽,是在市场上出现感染的。

现在在绝大多数的禽鸟养殖的集中地方,甚至在户家养殖里发现不了H7N9的病毒,但是一旦把这些禽拿到市场去交易的时候,是活禽,这时候就会发生感染,而且局部环境的感染明显增高。在广东,禽的检出率是百分之零点零几,到市场是2.6%,增加了100多倍,说明市场是一个感染的主要原因。回到你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做的是什么,因为和H5N1不一样,H5N1是禽有病,人也有病,大家心甘情愿的把鸡杀了,人也防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鸡没病,人得病,对搞农业、搞禽类养殖人来说,就会问凭什么把我的鸡杀掉,这个问题我们始终有矛盾,有看法,而且这涉及到中国几百万养禽人的事业。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一定存在的,有80%以上是在市场里得病的。关键就是刚才你提的那个问题,就是要控制那个市场。控制市场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关闭市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举动。关闭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以后不开了,这个问题要认真考虑,因为这涉及到很大一批禽的产业。你问现在的做法是什么,多数的地方是所谓的“三个一”,一周一清扫、一月一消毒、一月一休市,休市和关闭是不一样的,就是休了以后,经过一段时间好好清理以后再开。广东现在就是这样,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现在关键是控制好禽的市场,中国目前就是这么做的。

在很多养禽的人身上还没有发现,就是在市场发现的,所以现在暂时的办法就是这样做。你提的第二个问题,一旦基因出现变化,就会出现人传人,就像非典一样。这就不一样了。人传人就表明会有大规模的疫情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关闭,关闭以后要彻底地进行处理。同时要隔离,人一旦发现就要隔离。现在人发现也要隔离,在定点医院护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从来没有发现一个医务人员或者一个护士被感染。如果一旦传染,就要早发现、早隔离、早处理。

同时,中国政府要想处理的话,就是要发展疫苗。到人传人的时候,疫苗是非常重要的。当然,现在已经生产了一些疫苗,而且这些疫苗有可能会用在一些高危人群,但是大规模的就像H1N1那样,中国做得不错,在2009年接近1亿人接受H1N1的疫苗,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后来我们知道,它的自然发展规律就是高峰以后慢慢下降了,这和病情的发展趋势也有关系。现在中国的做法我的看法认为是对的。如果一旦基因突变到人传人,疫苗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目前我们做了很多准备,疫苗方面也做了准备,所谓的“疫苗种子”已经准备出来了,一旦有的话,就会大规模的生产。

7号线在售新楼盘

灯饰图片
晟立擎峰-惠州
pp酸碱试剂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