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河北奶牛基地让人冒充贫困奶农骗领扶贫款

2018-08-09 19:26:39

本报衡水 李海菊

◎提示

去年秋天,衡水市桃城区大麻森乡十二王村的养牛户王振久带着自家的几头母牛来到了武强县第五扶贫奶牛养殖基地(以下简称“基地”,位于武强县周窝乡杜王李村村南),先后还有13位桃城区、武邑、深州等地的养牛户到来,大伙带来了200多头奶牛(基地老板原有70来头奶牛)。令人费解的是,他们来到基地后,老板给了他们每人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让他们改名换姓,冒充杜王李村村民。当他们在很难拿到养牛收益及相关优惠要求退场时,却受到基地的百般阻拦,甚至毒打。

■糊里糊涂被“改名换姓”

7月15日上午,王振久对说,他在家养奶牛10多年了,养着三头五头的,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八九千元。去年秋天,在基地养牛。

王振久说,先后共有13户外县市奶农入驻基地,总共算起来,外县市奶农带到基地的奶牛有200多头塑料菜板生产厂家
。加上老板孙俊朋的70头,整个基地有300头的规模。

■基地里面作假多

王振久说,不知什么原因,基地的负责人曾对他们说,扶贫办的人来检查就说有20头牛是杜王李村的。

入驻奶农张桂珍的丈夫曹满兴(音)告诉,进入基地后,基地的负责人也给了他一张纸条,让他叫“李振兴”(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入驻奶农对说,进入基地,每个外县市的奶农都收到了一个纸条,上面有自己在基地里叫的名字。没想到活了这把年纪还要改名换姓。听说老板是用那些村民们的名字上报的逆变电源
,上面还给了很多扶贫款。

■基地里面不敢乱说话

王振久说汽油打药机
,在基地的处境很不好:奶价低,武强县有几个奶牛场都比他们这儿的奶价高;基地里经常停电,一停电就没法吃饭;奶款不到位,说是每月1日结上个月奶款,经常延期,多的一次拖了27天;贴息5厘贷款一分也没见到;宿舍进水、漏雨。

让他们担心的是,基地的气氛很微妙,他们这些外县市来的奶农谁都不敢乱说话。王振久心有余悸地说,今天春天,何永彪(音)想带着自家的奶牛退场,没想到走出没多远,就被一伙人弄了回来,只把小牛运走了,8头奶牛仍旧养在基地,何永彪还被那伙人勒索了1000元钱。

王振久说,7月4日下午,他退场时(已按规定提前向基地打招呼)用了两辆车装牛,一辆车装行李、饲料,周场长锁上大门不让他们的车出去。没办法,晚上8时多了,他的妻子把锁砸了,他带着两辆装牛的车出了大门,遭到几辆摩托车追赶。没想到基地的出纳与一帮人把他的妻子打倒在地,妻子倒在地上四五个小时没人管。后来等到那帮人走了,其他奶农才敢打了医院的急救桑拿设备
。妻子脸上、头上多处受伤,到现在还头晕、做噩梦。

■奶农们只想安全退场

王振久说,7月7日,他与吕志明(音)、彭正(音)、何闹洪(音)、何永彪、班振强(音)、曹满兴等人向武强县政府求救,他们想拿到自己的奶款,别挨打,平平安安地带着自家的奶牛退场。后来老板出来道歉,不让大伙退场,只有吕志明退了场。基地里还有他的小牛和行李,还欠他6000多元奶款(在基地待了9个月,也就是挣6000来元钱)没给。但是他再也不敢去基地要了,怕挨打。他给基地老板尤老四(音)打,讨要奶款和妻子的医药费。尤老四说,结账时给他奶款,至于医药费,是有原因的,不能给。他给老板孙俊朋打,孙俊朋一直不接。吕志明告诉,目前

,基地还欠他几千元奶款。

■扶贫资金“惠了谁”?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武强县立足国务院扶贫办《关于开展“县为单位、整合资金、整村推进、连片开发”试点的通知》,并结合本县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关的资金扶贫政策,引进了体细胞鉴定、TMR全日粮混合饲料等多项新技术,并逐步探索出了“养殖基地+扶贫奶牛合作社+贫困户”、“三加一”的产业化之路,要求包括第五扶贫奶牛养殖基地在内的所有扶贫奶牛基地组织扶贫村的奶牛入驻。没想到,第五扶贫奶牛养殖基地老板为增大奶牛存栏率,竟在衡水几个县市区四处吸纳奶农入驻,并让这些奶农改名换姓冒充扶贫村的村民,以此申领国家的扶贫资金。

■武强扶贫办介入调查

7月16日,武强县扶贫办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该县相关政策,奶牛存栏量达到一定数量,有一定数额的项目扶贫资金,第五基地已拿到了20万元扶贫资金。早在今年6月份,得知该基地扶贫资金运行出现了一些问题后,他们已于6月18日、7月14日召开了相关人员会议,解决扶贫资金运行出现的问题。他们一直密切监督扶贫资金的运行情况,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骗(套)取扶贫资金。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标签:内容2]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