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余信息港 > 游戏

发改委部级退休干部在罗昌平前已实名举报刘

发布时间:2019-09-14 11:47:08

发改委部级退休干部在罗昌平前已实名举报刘铁男

2015年1月1日,经过一个月试运行,国家发改委政务服务大厅正式投入运行,过去分散在各个业务司局的13项行政许可、6项国家能源局行政审批事项等全部纳入政务服务大厅受理。

国家发改委简政放权,是中央大力推进反腐倡廉建设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成果。同时有舆论认为,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案的依法查办,则是推动发改委改革的直接动因。

刘铁男受贿案,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检察院直接立案侦查的起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从依法立案侦查,到依法指定管辖提起公诉,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始终遵循着法治化反腐败路径。

外围调查固定刘铁男职务犯罪证据

2012年12月6日,时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的罗昌平,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勾结巨额骗贷以及包养情妇等问题,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在公众中被传得沸沸扬扬。举报当日,身在国外的刘铁男通过国家能源局发言人向媒体表示,举报内容纯属造谣,正在报案、报警。

其实,早在2012年5月,国家发改委部分部级退休干部,在获取刘铁男涉嫌贪腐的部分证据后,已向中央纪委实名举报。

2013年5月11日,中央纪委对刘铁男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检查。同年7月19日,中央纪委将刘铁男案移交检察机关,刘铁男案专案组随后成立。

担任专案组负责人的检反贪总局侦查二处处长李连成告诉,刘铁男受贿案,不仅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检直接立案侦查的起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也是反腐体制改革后中央纪委向检察机关移交案件线索的案。同时,也是检察机关适用修改后刑诉法办理的起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证据规则、辩护制度等一系列规范性要求,都对检察机关办案工作带来新挑战、提出新要求。

“三个‘’的大背景,与社会对案件的广泛关注,促使我们在办案时把压力化作动力。”李连成说,检察机关办案更加客观,实事求是。侦查工作或者前期的调查工作要严格按照工作规范和程序来办理。案件进入司法程序,检察机关必须依法办案。

李连成告诉,刘铁男的权力涉及行业入门门槛、产能分配以及国家宏观调控等多个方面,涉嫌犯罪问题不会太简单,必须在中央纪委查出问题的基础上继续对案件进行深挖细查。

检察机关初查发现,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年纪轻轻住别墅,有若干辆高级轿车,这些情况与刘铁男本人的收入,以及刘德成的收入严重不相符。为了查清刘铁男的重大经济犯罪问题,检察机关首先要攻克两大难题。一是摸清刘铁男的资产流向,以及他运用权力运作项目背后涉及的企业。二是让案件尽快进入司法程序,提高工作效率,确保办案优质高效。

经过20多天的外围取证调查,专案组基本固定了刘铁男职务犯罪的相关证据,为依法立案侦查奠定了坚实基础。

固定证据链让刘铁男从侥幸到认罪

2013年8月8日,检依法决定对刘铁男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有个细节令李连成印象深刻,在侦查阶段刘铁男的签名都是简体字,而其在位阶段或案发前,他的个人签字或是文件上的署名,“刘”和“铁”都是繁体字。

从签字上看,“现在的刘铁男已经不是过去的刘铁男了。”李连成告诉,虽然刘铁男心态已经发生变化,但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之初,他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是因为被举报而接受调查,自己的问题很简单、不严重,也就是一般的以权谋私或者违纪问题。

检察机关侦查发现,2005年下半年,刘铁男利用自己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的请托,以给中国铝业公司党组成员、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罗建川打招呼的方式,为南山集团下属的山东南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铝业公司下属的山东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提供了帮助。2006年8月,宋作文将3万吨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人民币750万元汇入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

李连成说,在检察机关提审刘铁男的过程中,刘铁男一直认为和南山集团的交易,他本人并没有直接拿钱,所以不能构成受贿。

事实上,刘铁男在接受宋作文、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永根、北京华通伟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爱彬、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建林等人的行贿时,为自己设置了一种“掩耳盗铃”的敛财模式,即行贿人与其子的金钱往来,大的方向他清楚,但细节上他不参与,更反感对方跟他讲,他始终在规避法律,极力撇清自己。

“我知道,你别跟我说这么详细,你们跟我儿子好好合作就行了。”“把他交给你了。”“你把他带好。这是对我的感谢。”刘铁男在案发时形象地总结了自己采取的敛财模式。李连成认为,这就是典型的“鸵鸟政策”———把脑袋埋在沙子里,而身子还暴露在外面。

李连成告诉,随着侦查工作的逐步深入,专案组已经基本完成固定证据链,形成卷宗多达100本,包括赃款的来源、去向,赃款表面形式通过什么虚假项目来获取,行贿人的证人证言,审批项目、国家的产业政策等书证。

李连成回忆,2013年10月,再次提审刘铁男时,他的心理防线依然没有被攻破,他始终认为,自己处心积虑演绎的“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这个“父子二人转”具有安全底线,“充其量也就是违纪”。可是,当李连成把所有的证据向他讲述清楚以后,刘铁男终于明白,他的问题不仅仅只是涉嫌违纪那么简单了。

既要深挖细查犯罪,也要切实保障人权。李连成告诉,从保障犯罪嫌疑人权利的角度,涉及重大贪污贿赂案件,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可以会见律师。检察机关多次提醒刘铁男要聘请律师,但刘铁男认为自己的犯罪给党和国家造成的损失已经很严重,再聘请律师是跟政府对抗,不想再聘请律师。按照法律规定,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案件,检察机关要为犯罪嫌疑人指定律师,保障他的诉讼权利。在办案人员不断提醒刘铁男的同时,检帮助刘铁男指定聘请了公益律师。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末页


微分销平台价格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微信小程序平台官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