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驴和尚

2018-09-15 11:42:39

故事发生在明朝成化年间。山东即墨县北乡赵家庄有个叫赵伯龄的乡绅。赵员外祖上曾在济南府布政使衙门经历司做过一任从六品的经历,虽不算名门之后,在地方上却也是有财有势。赵伯龄乐善好施,道德人品深得邻里乡亲的赞誉。

即墨县历史上属于齐地,赵员外生活上亦有齐人之风,家中一妻一妾,二子一女。对两个儿子,赵伯龄家教甚严,二人皆是五岁入馆就学,每隔几日赵员外便要到馆塾察问其学业情况。而对于小女儿,他却是另一种态度。女儿是在赵伯龄年近五旬之际由二夫人所生。大夫人多病,赵员外对二夫人宠爱有加。爱屋及乌,又是老年得女,对女儿便很是纵惯。那个时代女人是要裹脚的,讲究三寸金莲,小脚为美。凡是女孩五、六岁起便要用布条将脚包缠成尖锥形状,使其骨骼变形不再生长。用现代的眼光看,那是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摧残。但是在那个时代,这就是习俗规矩,必须遵循。特别是乡绅大户家的小姐,裹脚这事决不可马虎。女儿五岁时赵员外便准备为他包脚。包脚很疼,平日里娇生惯养的一个小姑娘,那里受得了如此痛苦,一缠裹脚布,他便大哭大闹,只要不给她解下来,就没白没黑的哭啼。听到孩子哭赵员外和二夫人就心疼,便让婆子把小姐的裹脚布松开。这孩子也是人小鬼大,见大人一拿出裹脚布便哭号不止。都说做父母的痴傻,此话一点不假。这老两口只要一听到哭声,便不再坚持强逼女儿包脚,一来二去,赵小姐长大了,这脚要想再包,已经包不住了。

赵小姐芳名金枝。据说赵员外在二夫人临产前梦见自己拾到一条金色的桂枝,正在手中把玩之际,被老仆唤醒,说是二夫人生了。赵伯龄认为此乃吉兆,便为女儿取名金枝,寓意日后此女有金枝玉叶般的福分。金枝小姐十五、六岁时,已长的花容月貌、身姿婀娜,只可惜一双天足与当时的审美观念格格不入。小姐到了该出阁的年纪,一双大脚便成了择偶的障碍。开始赵员外和二夫人虽说也是多处托亲求友为女儿牵线做媒,心里却总觉得女儿年纪还小,姻缘到了自然成,所以不太着急。可他们那里想到女儿的年龄一年年增加,婚事却始终没有着落。与赵家地位相当的大户人家都嫌金枝小姐的那双大脚。而对寒门贫户,赵员外又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不愿放下乡绅的身价。就这样拖来拖去,金枝小姐二十四岁了仍在家待嫁。那个时代女孩子合适的出嫁年龄为“年方二八”--十六岁。这二十三、四的年龄就相当于现代的大龄剩女。金枝小姐到了出嫁的年纪却一直求偶不成,她既为自己年幼时的任性而后悔,又为终身大事没有着落而忧愁,可这种事情又不便自己开口。就这样,这位正在青春骚动期的赵小姐整日里心神不定烦闷抑郁,茶不思饭不想,眼见着一天天的消瘦下去。老员外焦急,二夫人心疼。原来古代的剩女嫁不出去也会搅得全家不安。

仲秋时节的一天,晚饭后女仆将洗脚水烧好,丫环春红把脚盆放到小姐床前,帮小姐脱掉了鞋袜,准备伺候小姐洗脚。小姐想到自己现在终身无靠,全是这双大脚惹的祸,一种说不清的委屈油然而生,两行清泪潸潸地淌了出来。这丫环春红深知小姐的苦衷,急忙上前劝说道:“小姐,别哭坏了身子。来,把脚烫一烫,早早安歇吧。”春红边说边上前为小姐挽起了裤脚,准备帮小姐把脚放到盆里。金枝小姐平日待春红姐妹一般,也不想让她为难,可低头一看自己的那双大脚,千丝万缕的怨愁立即涌进心头,此时她已情不自禁,无声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凡人没法办,只好求神仙。且说南海观音菩萨应西天王母娘娘之邀,到瑶池赶赴蟠桃盛会,足驾祥云正路过此地,忽然一股怨气顶住了云头。菩萨掐指一算,原来赵家金枝小姐有难。这赵老员外乃行善积德之人,金枝小姐日后还有许多荣华富贵,今日理应我来搭救于她。想到此处,菩萨伸手将怀中玉净瓶里的杨柳枝抽出,拨开云头向赵府方向轻轻一点,几滴甘露便从云端直落进小姐床前的脚盆里。

赵小姐坐在床前嚎哭了一阵,释放出心中郁闷之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便在春红的服侍下慢慢地将脚放进脚盆中。盆中的水温热适度,把脚泡进水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心和爽快,她不自觉地将两只脚相互磨蹭了一下。这一磨蹭竟产生出一种既酥痒又非常滋润的感觉,太舒服了,小姐的两只脚不停地磨蹭起来。想不到每磨蹭一次这双脚便会缩小三分,就在这不停的磨蹭中,小姐的脚越变越小了。当金枝小姐感到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丫环春红也发现了这个变化--八寸的天足变成了三寸金莲。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春红赶忙扶小姐上了床,主仆二人擦了擦眼睛,再次认证眼前的变化那是真真切切的事情。春红喊来房中的婆子和另外两个丫环,让她们立即去禀告老爷、夫人和二夫人。这一下子小姐房前热闹起来。前来探望的、相互传信相互询问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春红侍奉小姐上了床,端起那盆洗脚水出了小姐的闺房。此时院子中有人进进出出,不便就地泼洒。春红四下看了看,悄悄地把水端到西便门处,见便门开着,外边似乎没有人,她一扬手把那盆水泼了出去。

就在后宅人们为小姐天足变金莲欢庆之际,前厅上赵伯龄员外却在为另一件事情烦心。傍晚时刻有一个游方僧人来到赵府,要向赵员外讨化二百两银子整修寺院。这赵伯龄虽然在当地是个大户,其真正财力却只能算个乡下的土财主,让他拿个十贯二十贯的铜钱尚可,要一次施舍二百两纹银,确实没有那个能力。书中暗表,这个化缘的和尚其实不是个真和尚,他原是即墨南乡的一个懒汉,学了点滴佛家知识,便装扮成和尚的样子,出来讹骗钱财。看来这种扮成僧人、尼姑,利用世人信佛向善的心理进行诈骗的事,不仅现代有,古代亦有。  这个假和尚打坐在赵府正厅一侧的西便门旁。赵员外让家人将二十贯铜钱送了过去,那假和尚不理不睬,仍是手敲木鱼,双目紧闭,以诵经的腔调一遍又一遍的念叨:不化米,不化面,只化二百两纹银修寺院。假和尚硬是要讹赵员外二百两银子。赵员外很无奈,他确实拿不出二百两纹银,但又不愿意去报官或采取别的过激行为。厅堂外木鱼声紧一阵慢一阵,厅堂内赵员外坐立不安走来走去,就这么耗着耗着,耗到月牙儿挂了柳梢。假和尚的这种方法用过多次,每次都是施主让步,现在已经几个时辰下来了,假和尚似乎已经看到那白花花的银子就要装进自己褡裢里了,却忽听耳边“哗”的一声,一盆水浇到了头上。咦,刚才还满天星光晴空万里,怎么忽然下起雨来了?假和尚想这不对啊,这水怎么还温乎乎的呢?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嗤”的一声,有一种麻酥酥凉飕飕的异样感觉。这水正是丫环春红从西便门内泼出来的那盆洗脚水,这水里已经溶进了观音菩萨的仙浆玉露,有着消肉缩骨的作用,假和尚那里知道这个缘由。他越觉得头上不对劲,就越是用手去抚摸,越抚摸自己的头就越往小里缩变,三摸两摸把个脑袋摸的只有棒槌大小了。到这时假和尚才觉出滋味不对,他心想坏了,这个地方有妖。也顾不上再去讹那二百两银子了,爬起身来拔腿便跑,一溜烟儿窜出了赵家大院。

后来,三寸金莲赵金枝小姐嫁了个得意夫婿,日子富足,儿女孝顺。她深得其父所传之善德家风,相夫教子,忠厚待人。儿子寒窗苦读后金榜得中,金枝小姐的人生确是一个大富大贵的结局。

那个恶僧假和尚跑出赵家大院一路向北逃去。其头被缩变的酷似公驴的生殖器官,坊间说话不忌荤腥,便唤他作驴和尚。这驴和尚走到莱阳县境内化成了一座土山,山顶上有一块突兀的石头,传说那就是假和尚被缩变了的脑袋,人们称那山为驴和尚山,后来大家觉得此称呼不雅,便有墨客文人根据山顶石头侧立形状像一直立的马驹,将其改名为立驹山。

作者听到此传说后,曾到旧莱阳县境内寻访,却没找到叫立驹山的地方。后来在现莱西市境内访得一座直驹山,其形状与传说有点相似,但附近村庄居民都不知道还有驴和尚一说,只是那山顶上的一块石头确如一匹前蹄跃起的立马。后来听说那块石头在学大寨期间被炸成石料修了梯田,不知是真是假。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民间传说,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只要它能发挥劝善立德的人伦教化作用,就是一个好故事。

转向球头
热塑性弹性体图片
世贸广场社区实景-武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